❁一千八百七十七🔫

【盗墓笔记】黑瞎子乙女向4

极蛤5x冬蛤夏草:



十.


  半夜,四合院传出来几声吭吭。


  瞎子睡得浅,闭着眼睛翻了个身以为是苏万在做春梦,想了想又觉得方向不太对。


好像是小丫头那里传来的。



黑瞎子腾的一下起来,拖鞋也没穿就往她房间走。小丫头总是做噩梦,吓醒了也不说,半夜就闷声不响瞪着俩大眼睛一直到天亮。这次估计又是做噩梦了,黑瞎子想。


  黑瞎子推开女孩房间的门,凑过去想拍拍她的脸。突然他手臂一用力,抓住了女孩的手。



黑瞎子皱了皱眉,看着女孩手里的匕首,“警戒性不错,速度太慢了。”黑瞎子依旧是笑,但在漆黑的房间借着月光竟感觉他的笑有些诡异和阴森。


“别轻易让别人知道你有武器和攻击力的。否则一旦落入对方手里……”


  黑瞎子借着女孩的手,用刀柄拍了拍她的脖子。感受到女孩轻微的颤栗,他叹了口气,把刀鞘从地上捡起来装在刀上,重新塞到女孩手里,顺手拧开了床头的灯。




暖光色的光一下充满整个房间,刚刚紧张的气氛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取之而代的是一种温馨的安全感。





“又做噩梦了?”黑瞎子问。


“嗯,腿还抽筋了。”女孩把腿从被子里伸出来,“帮我揉揉。”




黑瞎子坐在床尾边帮女孩按摩,在地下挥刀扛枪布满茧子的手触摸到女孩的细腻的皮肤竟让他打了个机灵。他不敢用力 ,生怕自己会伤到女孩。






黑瞎子的眼睛瞟过女孩的大腿,发现她还在穿着自己裁的大裤衩,上身也只穿着跨栏背心。黑瞎子自己没来的急想,但窗外叶子快落完的树提醒他,快十一月了。



  “明天我就给你去买衣服。”光影下的黑瞎子看不清表情,只知道这时他的声音有些低,不再是那么吊儿郎当的,玩世不恭了。


  “刚刚说的话都给我记住了。”黑瞎子抿抿嘴,过了一会儿才说,


“你对我不要那么警惕,我是你师父,不会害你的。”







卧室里暖黄色的床头灯,对他来说似乎有点亮了。




【盗墓笔记】黑瞎子乙女向2(吴邪视角)

极蛤5x冬蛤夏草:

“操这群王八羔子居然给她用六角铜铃!”


 


我脑袋嗡的一声。从雷城开始我大脑的判断力严重下降,我相信他们不会对小姑娘动武,却没想到还有这种卑鄙无耻的手段。




这时一道黑影从石壁后面窜了出去,胖子还想拦,我说女孩的精神已经十分脆弱不能再犹豫,赶快去搭把手。





  一瞬间整个地宫鸡飞狗跳,我从纠打着的人群缝隙中看见刚刚拿铃铛的人胳膊已经被拧反了,黑眼镜正跪在石台上排女孩的脸。六角铜铃带来的幻境不能强制唤醒,但是眼下已经没有其他办法。


 



肉体撞击、骨骼断裂的声音使我听不见他对女孩说了什么,只能模糊的瞅见他的嘴唇一张一动。我把眼前的两个人打翻在地,抬起头再看见他的嘴角终于有了三周以来第一个勾起。



成功了。





  黑眼镜搂着女孩把她慢慢扶起来,这些王八蛋好像看见鬼似的瞬间没了动作,被胖子轮圆了胳膊胳锤倒。女孩神情还有些恍惚,我示意他们先走,黑眼镜点点头,蹲下来托起女孩的腿,小心的背在背上。




“这就完啦?你胖爷我还没打痛快,村子里除了偷鸡根本活动不开手脚。”胖子在一边开嘲讽。我觉得这事解决的也太突然,他们带了三个礼拜的人,能让我们就这样带走,怕是有诈。刚想提醒他们别太猖狂,突然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下去。




我看见女孩从袖子里掏出一把枪,拉了保险栓对准黑眼睛的脖子。
胖子身子都僵了,啊啊了几声才喊出声来。



“大妹子你干什么!把枪放下,有话好说!”



“杀了他,我才能走。”女孩握枪的手紧了紧。





黑眼睛抿着嘴角在原地僵直了片刻,怕是也没料到这种情况。我和胖子对视了一眼,决定从女孩手里夺走枪。瞎子却蹲了下来,把女孩的腿放到地上,扯开了自己皮衣的领子,对着枪口露出相比全副武装的身躯更加脆弱的颈部。





  “你要是相信他们,那就来吧。”



  黑眼睛笑的凄凉,指了指女孩的额头,



  “不过,你可别后悔。”



tbc

【盗墓笔记】黑瞎子乙女向3(吴邪视角)完结

极蛤5x冬蛤夏草:






  黑眼镜往火堆里填了几根木头,眼睛直往女孩身上瞅。小丫头背对着瞎子,大嚼着烤串上的鹌鹑蛋,还没等我开口,他自个就往女孩身边凑,还拿走了我刚烤好的肉串。






恋爱中的人果然都他妈是傻逼。




“热乎的,吃两口,你吴大哥烤的可香了。”黑眼镜蹲在女孩身边举着肉串,人高马大的像个粽子,比坐在地上的小丫头高了整整一个头,笑得满脸春光。“放心,不是猪肉。”





女孩接过去小心翼翼的尝了尝才大口吃起来,嚼的很用力,似乎在撒什么气。




“你怎么了?”黑眼镜低下头揉揉她的脑袋 。女孩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对瞎子指了指不远的草地,“这边说。”




我知道俩人这要去过二人世界,明白人都应该不去打扰,但我这中年人的好奇心抑制不住,在地下女孩突然对黑眼镜掏枪吓得我们半死,我实在想知道这丫头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能让黑眼镜这种见人就说我是你爸爸的人跪下唱征服。天人交战好久过后,我决定溜过去偷听,美名曰关心师父的夕阳红恋情。




我找了处堆高的草垛猫着身子躲进去,真没想到小时后为了躲老爹的揍练就的本事现在这把年纪还用得上。




女孩擦擦嘴,把吃完的签子递给黑眼镜,黑眼睛接过,放到一旁石头上。

  “你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黑瞎子问她。




“我来这儿的目的。”女孩缩了缩身子,应该不是什么好事。黑眼镜连忙把皮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半喇身子撑在女孩身边。




“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不是还在幻象里。如果回去就意味着要结束一切,我甚至连发现真相的机会都没有。”




我知道分不清幻境还是现实这种感觉真的十分恶心,就像一只玻璃罐子中的鱼,搞不清楚自己在哪里。




“我就在你身边,不是幻象。”黑瞎子搂住女孩的肩膀。从我这里能看到俩人的背影在远处的火光下一明一灭。瞎子的皮衣在披女孩身上就像包起她一样。我看着瞎子暴露在工字背心外线条分明的肩胛肌不禁感叹原来男人的肩膀可以这么宽阔。




“你要是不信,可以打我一拳。”




黑眼镜调笑的声音还没完就是一声嚎叫,把那边的苏万和黎簇都吓得跳了起来。黑眼镜捂着肩膀直吸气,“看来是瞎子我教导有方,小姑奶奶的力气见长啊……唉别动疼疼疼疼……”







  我心说再他丫装,谁她妈不知道你黑瞎子就是一人形沙袋,越打越欢。










女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盯着黑眼镜看了几秒,然后仰起头直接吻住黑眼镜的嘴唇。

黑眼睛的身子僵直了一秒,然后马上抱住女孩的肩膀,摁住她的头来了个深吻。




卧槽,目击现场。





我赶紧掏出手机调静音,啪啪啪照了好几张。这可得好好纪念一下,孤寡老人黄昏恋开启新的里程碑。




“还疼吗?”女孩勾住黑眼镜的脖子轻笑,回应她的是黑眼镜更加深切的吻。





这俩人亲着亲着就滚到地上去了,我看着黑眼睛把女孩压在胸膛和草地之间那点缝隙,两只胳膊撑在她耳边,心里一个机灵:我操这老家伙不会现在就打算那啥吧?




谁知道黑眼镜只是俯下身挠女孩的痒,把她挠的咯咯咯的满地滚,直到开始捶打他的胸口才停手。女孩揉揉笑出泪的眼睛打哈欠,说去睡了,黑眼镜和她道了晚安,目送她回帐篷。








  目击行动圆满结束,我正打算从草垛子了溜出去,就见瞎子换了个大爷似的姿势,用下巴指我这边,“看够了就给我出来。”




我心里一凉,继续按兵不动。说不定这老头只是唬弄人,根本不知道我在这偷听。





然而我高估了我的行动力,看见黑瞎子啧了一声从地上起来朝草垛子这边走我就知道该凉凉。





我在他出手揪住我领子之前跳出草垛,摇着手大喊,“良民!大大的!”




黑眼镜弹了我一个脑壳,疼得我呲牙咧嘴也不好发怒。“我还没瞎。”他说。




于是我开始装傻,“我这不是关心师父你的情感交流嘛,遇到什么障碍的也好帮得上忙啊是不。”




“照片给我。”黑瞎子叼着烟冲我伸出手,和刚才知心大哥哥柔情小郎君的形象完全不符。我一愣,什么照片,我不记得我身上带着照片,又不是出兵打仗的军人,得看着绑在衣服上亲人的照片度日。




“你刚刚拍的。”





我暗骂一声这个人太可怕了,一边乖乖的打开手机相册,恭恭敬敬的呈上。





手机像素太低,加上四周只有一边烧烤的火堆有点照明,照出来的图片根本看不清楚,但可以看出来是两个人,在火光的照映下亲昵的在一起。





黑眼镜把图片从我的微信发到他自己的对话框里,然后打开自己的手机,一键保存,还加了密,上锁。





我想起在地下,女孩明明用枪指着黑眼镜,却在摁动扳机的最后一刻扭头打中了那群黑衣人,还是个首领。那群孙子没了老大彻底慌了神,被闷油瓶和胖子直接打死。






“你知道她不会杀你?”我问。






“你在雨村呆的太久了,脑袋都秀逗了。”黑眼睛像摸儿子一样揉乱我的头发,“我俩串通好的。”






原来在黑眼镜把女孩背起那一瞬间,女孩在他手臂上用指甲描了一个“枪”字,黑眼睛就明白了。女孩不常用枪,她说过只在迫不得已才会使用。那群孙子看上去没啥本事,其实都是训练好的,为的就是放松我们警惕,用他们改造的“内奸”来杀掉我们的人,却没想到这个“内奸”才是内了他们的奸。





  我输了口气,女孩没有从我们这里叛变,

这俩人也不用上演爱情琼瑶。




皆大欢喜。






我从黑眼睛手里拿回手机,眼睛却感觉哪里不对劲,仔细一看不禁笑出声来。

怪不得刚刚黑眼睛一直若有若无的咬着嘴唇。自己给自己点火,活该。








于是指着他皮裤的小帐篷忍笑,“你要不要去解决一下?憋着怪难受的。”





“要你管。”黑眼镜白了我一眼,“赶紧孝敬你家哑巴去,我这还有个小佛爷要伺候,哪凉快哪呆着去。”